移动版

巨亏60亿 股价腰斩 锂业第一巨头天齐锂业困境待解

发布时间:2020-05-10 12:41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把时间拨回到两年前,已是国内锂业第一巨头的天齐锂业(002466)股份有限公司(002466.SZ,以下简称“天齐锂业”),和它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蒋卫平,正为一桩40亿美元的海外收购案而忙碌。

这桩交易为收购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ociedad Qumí ica y Minera de Chile S.A.以下简称“SQM”)23.77%的股权。SQM公司坐拥阿塔卡玛(Atacama)盐湖,而阿塔卡玛盐湖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锂资源和钾资源。

当时,业内普遍认为,天齐锂业在完成这笔折合人民币278亿元的海外股权收购之后,将有能力获得锂原料的全球定价话语权。

然而两年之后,受累于SQM股权收购,天齐锂业2019年曝出高达60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亏损,金额超过此前三年该公司的净利润总和。

也正是因为收购SQM股权,令天齐锂业背负沉重的财务压力,其股价已经腰斩。A股市场上,天齐锂业的股价从2月底的每股38元,跌至最近的每股15元出头。

业绩骤变 巨亏60亿

2020年五一节前夕,天齐锂业公布了2019年度报告。

年报显示,2019年,天齐锂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9.8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亏损额增至62.19亿元。此前的2016-2018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5.1亿元、21.5亿元、22亿元。

与亏损相伴的是,天齐锂业营业收入也在下降,2019年取得的营业收入总额为48.4亿元,同比下降了22.48%,2018年这一数值是62.4亿元,2017年这一数值为54.7亿元,均高于2019年。

业绩骤然变脸,这吞噬了过去三年净利之和的惊人亏损,是如何造成的?

对此,天齐锂业在年报中解释:“2019年,在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影响下,锂产品市场进入调整期,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滑,行业面临多重压力和巨大挑战。公司在收购SQM23.77%股权后,财务负担沉重,同时公司投资及营运涉及澳大利亚、智利等国家,公司的业务、财务会受所在国家的法律框架及政府政策变化等因素影响,特别是在2019年第四季度以后,发生了较多未预见或未能充分预计的情况,从而对公司2019年度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因此疏解债务困境是公司业绩保持健康、稳定增长的重中之重。报告期内,公司也一直在论证各类融资工具的可行性并积极推进,以期达到降负债、优化债务结构的目的。”

收购SQM股权,给天齐锂业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由于所收购资产存在减值迹象,天齐锂业对SQM计提减值了52.79亿元人民币;此外,天齐锂业为购买SQM股权,自筹资金仅7.26亿美元,新增35亿美元并购贷款,高杠杆收购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加,2019年度并购贷款产生利息费用合计约16.50亿元人民币。

有投资者向天齐锂业提问:“请问这么大的借款,公司有组织什么手段去降低财务费用吗?”

天齐锂业回应称,公司正在持续积极论证有助于降低公司债务杠杆的各类股权融资工具和路径(包括但不限于引进境内外战略投资者、出售部分资产和股权等方式),以期在条件成熟时履行法定程序进行审议决策和信息披露,并从根本上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提高盈利能力和现金流水平。

对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而言,疏解公司的财务困境,是当下的重中之重。

在5月7日天齐锂业的业绩说明会上,记者向蒋卫平提问:是否对收购SQM股权感到后悔?

蒋卫平回答称,SQM股权结构长期比较稳定,各主要股东出售A类股的意愿较弱。2016年9月,Potash与竞争对手Agrium发布公告,双方拟合并新设公司Nutrien。印度和中国的相关审查机构要求Potash在2017年11月2日起的18个月内剥离其持有的SQM股权,因而产生了十分难得的SQM A类股交易机会。通过购买SQM23.77%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实现战略性布局世界最优质的盐湖锂资源,有利于公司完善资源布局、进一步提升长期竞争实力,并有利于促进我国新能源产业提质升级。

关于记者“目前是否有措施来缓解债务压力?”的提问,蒋卫平表示,公司将综合考量各类股权融资工具和路径的可行性、审议程序及时间规划来论证和推进公司融资计划。

扩张后遗症

在天齐锂业利润最好的光景,蒋卫平家族曾经以200亿的身价跻身胡润富豪榜,并成为四川地区首屈一指的富豪。

蒋卫平出生于1955年,1977年农机专业毕业,先后在成都机械厂、四川省九三学社和中国农业机械西南公司工作。

2004年,49岁的蒋卫平将经营不善的射洪县盐锂厂买下,随后更名为天齐锂业。

得益于中国新能源产业的高速发展,锂电的广泛应用,锂电原材的需求量日益增长,天齐锂业飞速发展,并于2010年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

这个起初默默无名的县城小厂,在蒋卫平的经营下,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锂材料供应商。

在回忆天齐锂业的几个重要发展阶段时候,蒋卫平曾经表示,天齐锂业有几个重要台阶,一是2010年天齐锂业上市,企业从私人老板打理变成规范治的上市公司;二是2014年完成收购澳大利亚泰利森公司,解决了企业生存发展的问题;三是收购SQM公司股权,从战略角度看,这次将彻底奠定天齐锂业在世界锂行业的地位。

2019年6月,完成对SQM公司的股权收购不久,蒋卫平带上公司总裁吴薇,不远万里前往智利阿塔卡玛盐湖,考察SQM生产基地。

收购SQM股权,成为全球锂业巨头,蒋卫平做到了。但大跃进式的扩张收购,如今天齐锂业正承受巨大的财务压力。

在此之前,收购泰利森公司一战堪称经典。

注册于澳大利亚帕斯的泰利森公司是天齐锂业的唯一原材料供应商,泰利森拥有全球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是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供应商,在中国市场份额一度达8成。

2012年8月,美国锂业巨头洛克伍德拟以每股6.50加元的对价全面收购泰利森,此举将使得全球锂资源供应集中到SQM、FMC和洛克伍德三大巨头中。为保障上游原材料锂精矿供应,天齐锂业紧急启动拦截式收购。

2012年11月,蒋卫平以天齐集团名义先在香港设立天齐集团香港全资子公司,再通过天齐集团香港公司在澳大利亚设立全资子公司文菲尔德。

泰利森是一家在澳大利亚注册,在多伦多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文菲尔德在多伦多交易所首先收购泰利森9.99%股权,没有超过多伦多交易所10%的举牌线。此外,通过场外交易,文菲尔德又购得泰利森10%股权,从而成为合法持有泰利森19.99%的普通股股份的股东,这意味着,即使洛克伍德再提高收购价格,天齐锂业也可以在批准其收购协议安排的股东大会上行使否决权,对洛克伍德继续收购实施拦截。

随后,文菲尔德提出协议收购:拟以高于洛克伍德15%的对价,每股7.50 加元现金(共折合人民币约54亿)收购其尚不拥有的泰利森剩余 80.01%的股权。这一价格比洛克伍德给出的45.54亿元人民币报价更高。对此,泰利森董事会认为文菲尔德的收购方案更优,于是与天齐锂业于2012年年底达成新的收购协议。

最终,天齐锂业通过定增募集33亿元人民币,将文菲尔德51%的股权收入囊中,后来剩余49%的股权卖给了对手洛克伍德。

2019年,坊间却传来天齐锂业有意出售泰利森公司(即文菲尔德51%股权)的消息。2019年4月18日,天齐锂业发布了关于是否出售泰利森公司事项说明的公告。

公告里,天齐锂业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公告的大意是,公司为了解决债务压力,正在寻求各类融资的可能性,但截至公告日期为止,天齐锂业没有与任何第三方签署有法律约束力的股权融资、出售资产或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协议。然而公司仍将探究各类融资工具和路径的可行性。

近期天齐锂业公布的2020年一季报显示,其第一季度营业收入9.68亿元,同比下滑27.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亿元,比上年同期大幅减少549.52%。

这一次,对于收购SQM对天齐锂业形成的业绩重创,蒋卫平能否化险为夷,需要时间来证明。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