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锂业(002466.CN)

天齐锂业260亿蛇吞象后被噎:去年预亏38亿 优势不再?

时间:20-02-06 09:41    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天齐锂业(002466)260亿“蛇吞象”后被噎?去年最高预亏38亿 实控人身家大幅缩水

2月3日,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齐锂业”)发布最新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6亿至38亿元。此前该公司在《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中披露,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00万元至1.2亿元。

关于业绩修正原因,天齐锂业表示,其中计提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ociedad Quimicay Minerade Chile,简称“SQM”)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22亿元,智利税务事项影响净利润3.32亿元,澳大利亚纳税调整事项影响净利润1.3亿元等。此外,2019年第四季度锂产品价格继续下滑,产品销售毛利低于预期,公司融资成本有所增加等因素也影响了公司净利润情况。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高级研究员王桂虎对时间财经表示,从公司进行过两次配股的经历看,天齐锂业目前可能面临较为严重的债务危机。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尽管天齐锂业的融资能力较强,但是从财务报表看,该公司的经营目前遇到了较大的困难。

时间财经就业绩问题等联系天齐锂业方面,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得回复。

260亿“蛇吞象”

天齐锂业是以锂为核心的新能源材料企业,前身是四川省一家县级国有小矿厂,成立于1992年,名为射洪锂业。2004年,商人蒋卫平接手后更名为天齐锂业,公司于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

在射洪锂业时期,锂还只是“工业味精”,在传统工业领域中使用不多,到天齐锂业时代,锂用于电池后迅速崛起为“能源金属”。蒋卫平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福布斯2017中国富豪排行榜显示,蒋卫平夫妇身价高达284.7亿元,到2019年缩水至111.7亿元。

蒋卫平曾公开总结天齐锂业的几个重要发展阶段是2010年上市、2014年完成收购泰利森、2018年参股智利SQM。泰利森是全球最大的锂辉石矿生产商, SQM则拥有全球最好的盐湖矿,天齐锂业高级副总裁葛伟曾公开称,SQM有开发权的阿塔卡玛是盐湖界的一颗明珠。这两张“王牌”一方面奠定了天齐锂业在世界锂行业的地位,同时也让天齐锂业一时置于高额债务中。

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约258.9亿元)的对价,收购了SQM公司23.77%股权。该笔交易,天齐锂业自筹资金7.26亿美元,向银团借款35亿美元,杠杆率高达5倍。此次收购被业内称为“蛇吞象”式的收购。值得注意的是,35亿美元贷款的还款期限均为2020年11月29日。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天齐锂业负债总额为367.28亿元,其中有息负债为336.93亿元,而2018年同期的总负债额为87.97亿元,一年新增负债179.3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5%。而2017年底,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仅为40.39%。

其中,天齐锂业短期借款24.3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52亿元,而同期货币资金仅为17.38亿元,无法覆盖短债。衡量公司短期偿债能力的关键指标,天齐锂业的速动比率由2017年末的2.92下降到2019年9月末的0.53,流动比率由3.11下降至0.69。

同时,高额的债务致使天齐锂业财务费用大幅增加,叠加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锂化工产品售价下滑等因素,天齐锂业业绩下滑明显。2019年1月至9月,该公司实现营收37.97亿元,同比减少20.21%;净利润6.20亿元,同比减少70.55%。同期财务费用高达16.5亿元,同比大增562.75%,公司表示,主要系并购贷款增加导致利息支出相应增加。

为了缓解债务压力,天齐锂业于2019年底实现配股募资,通过配股,天齐锂业共募集资金约29.32亿元。该次配股所募资金不足以偿还因收购SQM股权而产生的全部贷款。

天齐锂业此番配股也备受争议,中国网在报道中称,根据配股的操作流程,如不参与配股,那么投资者手中所持股票的价格当于吃了至少一个跌停,天齐锂业配股被质疑为强迫股东加仓、“绑架”投资者。

2019年12月,穆迪将天齐锂业企业家族评级由“Ba3”下调至“B1”,评级展望仍为负面。穆迪高级信用评级主任何卓荣表示,评级下调主要反映了天齐锂业配股收益明显小于预期。这种情况将导致公司的去杠杆速度慢于预期和流动性较预期紧张,这两个因素使公司处于B评级范围。他认为,负面评级继续反映出再融资计划的不确定性、疲弱的流动性和运营状况。

优势不再?

实际上,天齐锂业收购泰利森,让其实现了股价5年10倍的高速增长。彼时,泰利森旗下拥有全球第一大锂辉石矿,占全球锂资源约31%的市场份额,也是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拥有者及供应商,当时中国市场的80%锂精矿,都由泰利森供应。

而天齐锂业2013年的总资产只有15.7亿元,天齐集团的总资产不过30亿元。蒋卫平几乎以全部身家做抵押,以30.41亿元控股收购了泰利森,收购资金是总资产的两倍。对比而言,彼时的债务压力更大。天齐锂业2017年底的总资产为178.40亿元,收购SQM支付的现金是当时公司总资产的1.46倍。

2014年实现对泰利森的收购后,2015年底至2018年初,新能源汽车行业蓬勃发展,带动锂价上涨。2015年碳酸锂的价格约4万元/吨,到2017年前后最高涨至17万元/吨。天齐锂业业绩迅速实现翻番式增长,股价也一路飙升,2017年股价一度达到61.33元/股的历史高点,而2012年,公司股价还在6元左右徘徊。

但此次天齐锂业收购SQM股份的市场环境与收购泰利森时也有所不同,全球锂盐价格开始持续下滑。2018年3月,碳酸锂价格维持在16.2万元/吨的高点,西南证券研报显示,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今年前三季度均价为7万元/吨,相比去年同期下跌近5成,目前最新的市场价格已经跌破6万元/吨,整个行业还处在寻底阶段。

下游的需求也在萎缩。受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影响,2019年1-9月,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88.8万辆和87.2万辆,同比增长20.9%和20.8%,而过去几年这一增速高达100%,增速已经明显回落。此外,天齐锂业花费高额代价收购SQM,角色只是财务投资者,以分红形式获利而无法将SQM的资产并表。

蒋卫平在被问及天齐锂业如何降杠杆时曾公开提到两点,一是配股,另外则是SQM的分红,蒋卫平认为其也能冲抵很大一部分贷款利息。但有媒体报道,天齐锂业可能获取的分红难以覆盖融资成本。

天齐锂业曾测算,2018年-2022年SQM净利润将从4.25亿美元增至17.21亿美元,复合增速超过40%;到2030年,SQM净利润达27.84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5.55倍。且SQM在2016年和2017年都是采取净利润100%现金分红形式,按照天齐锂业股份占比25.86%估算,2018年-2022年的五年内,天齐合计可获分红至少12亿美元。

但是实际上,公司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确认来自SQM的投资收益仅为2.48亿元,且SQM实现净利润10.35亿元,同比减少36.44%。